李全军故意杀人罪 驳回申诉通知书

案例信息
案例编号:(2018)最高法刑申1247号
案例类别:刑事案件
文书类型:通知书
判决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生效日期:2019年1月5日
基本信息
孙忠贤:
   你因李全军故意杀人一案,不服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晋11刑初3号刑事判决、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晋刑终6号刑事判决和(2017)晋刑申108号驳回申诉通知,以原审认定被害人颅骨骨折的形成原因缺乏直接证据证明,不能排除其他可能性;被害人的死亡与医院的救治措施失误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李全军不应对死亡结果负责;被害人对案件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李全军的捅刺行为被动且有节制,仅有伤害他人的故意,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等为由向本院提出申诉。
事实部分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审认定李全军故意杀害被害人徐玉忠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关于你申诉提出“原审认定被害人颅骨骨折的形成原因缺乏直接证据证明,不能排除其他可能性”的理由。经查,根据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法医尸检鉴定意见、监控资料、提取的作案工具、物证鉴定意见及李全军的供述等证据,足以认定被害人徐玉忠身上的刀伤系李全军持刀所致。小区监控视频资料显示被害人徐玉忠被砍后返回所住小区,在电梯间摔倒,虽然未能记录被害人徐玉忠倒地后的动作,但根据现有证据能够认定被害人徐玉忠颅脑损伤系其倒地时头部与墙面等硬物碰撞形成,理由如下:第一,从小区监控视频来看,被害人徐玉忠受伤后返回过程中,出血较多,情况逐渐恶化,直至倒地。在此过程中,未发现其头部与其他物体碰撞或其他人对其实施伤害;第二,法医尸检鉴定意见显示,被害人徐玉忠左颞顶部头皮下有范围6×3.5cm的出血,颞顶部有一长6.7cm弧形骨折线,说明碰撞力度较大,李全军所持作案工具无法形成;第三,被害人徐玉忠倒地后不久民警即赶至现场,民警何超杰、王斌证明被害人徐玉忠当时身体左侧和头部靠在墙上,墙面有擦抹状血迹,相应地面上有大量的血迹和两处呕吐物,该状态能够形成颅骨损伤;第四,被害人徐玉忠被送往医院后即接受治疗,无任何证据证明其在医院有遭到头部撞击导致颅脑损伤的可能。故你的该申诉理由不能成立。
理由部分
关于你申诉提出“被害人的死亡与医院的救治措施失误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李全军不应对死亡结果负责”的理由。经查,医院病历资料显示,被害人徐玉忠被送往医院抢救时即处于深度昏迷,双侧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血压低,身上有多处创口,在此情况下医院先对其清创缝合后送入重症监护病房,使用呼吸机维持生命体征,治疗并无不当。从法医鉴定的死因来看,被害人徐玉忠系他人用锐器伤及头面部致失血性休克合并颅脑损伤死亡,失血性休克和颅脑损伤均可导致死亡。虽然李全军的砍击行为并未直接造成被害人徐玉忠颅脑损伤,被害人徐玉忠的颅脑损伤虽是自己倒地后撞击所致,但倒地的原因是其先前受伤后失血过多,意识模糊,因此仍应认定李全军的行为与被害人徐玉忠的死亡结果之间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其应当对死亡结果负刑事责任。故你的该申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你申诉提出“被害人对案件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李全军的捅刺行为被动且有节制,仅有伤害他人的故意,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理由。经查,李全军和被害人徐玉忠因单位之事产生矛盾后,预谋报复、在网上扬言教训被害人徐玉忠,案发时持刀砍击被害人徐玉忠多刀,不计后果,之后不顾被害人徐玉忠而离去,最终致人死亡,李全军的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现无证据证明被害人徐玉忠对案件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原审认定被害人徐玉忠对案发负有一定的责任,并据此对李全军酌情从轻处罚,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量刑适当。故你的该申诉理由不能成立。
判决结果
综上,你的申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的应当重新审判的情形,本院决定对该案不予重新审判。
   特此通知。
尾部信息
二〇一九年一月五日
代理律师